文倩子

占领蘑菇坑!

【维勇】十三月10

十三月

ps:准高三,身体原因无法熬夜。这个星期一模,在下浙江人新高考政策毒害人,哦天啊我忘记了即将到来的一模!

喜欢十三月的话,那真是太好了呢!谢谢喜欢。

===============================

全国大赛意外的成功,这不仅使号称“九州希望”的南健次郎以头号种子的身份进入少年组,而且更让媒体注目的是:身为日本花滑的王牌选手Yuri·Katsuki在未明确是否退役的情况之下,成为了南健次郎的教练,并且在上一个赛季之后第一次真人出现在了公众的面前。这就表明了Yuri·Katsuki在这个赛季选择了退役么?还是说像他的前教练Victor·Nikiforov一样处于暂休状态呢?

“那么身为Coach,Yuri君请评价一下南健次郎选手此次的表演吧”

“南君的话,是很优秀的选手,发挥很出色也十分的稳定,这次的分组出来后南君就一直很兴奋呢。南君和我都希望全日本的大家能欣赏南君的Felicity”

“哦!那么说这次的主题就是!”

“Felicity,南君认为这是最棒的主题了”

也许是爱人呆久了习性也会变,Yuri拉过南健次郎手,将头抵在那张泛红的脸前,充满笑意和欣慰的眼中透露出一丝期待。

“我也很期待呢,南君的Felicity”

“是!我...也是!”羞涩的少年敞开怀抱,迎接自己最信任的人在自己胜利后的名为奖励的拥抱。Yuri君的拥抱,好温暖啊。泛红了的脸冒出了热气,一旁的诸冈解说和随同记者尴尬一脸,啊,看来和前教练Vitcor学坏了呢,我们的王牌。

------------------俄罗斯---------------------

“呵”坐标为圣彼得堡训练基地的Victor气愤地按下了遥控的关闭键,右手托着自己的脸,靠近一点的人可以察觉他头上的一抹绿。

一旁的Yurio十分辛苦地克制自己的笑意。同时内心戏十足,大致上可以理解成:啊啊哈哈啊哈哈哈哈老秃子你也有今天,叫你大清早爬起来看直播啊哈哈哈。

当然要不是Victor的眼神太过于可怕,坐在后面的米拉相信自己会不顾形象的笑出声,不过还是命要紧毕竟作死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扫了一眼旁边克制不住自己即将笑出声来的Yurio,米拉想了想还是不要提醒他了,毕竟在滑冰上略输一筹的Yurio也只能在这种地方嘲讽Victor·Nikiforov了,才不是这种时候需要一个倒霉蛋打破这个沉重的气氛呢。

“真可怜啊,炸猪排一回到日本就有了新欢呢~毕竟你都秃的不可思议了,失去魅力也是很正常的吧啊哈哈哈哈”

“恩恩,也是呢。我也这么觉得,老爷爷的话还是我更帅一点。”被甩多年的某人和Yurio难得意见一致“和谐”的一唱一和。

真秃头老爷爷雅科夫教练反而没有对这些大清早起来没去跑步的人咆哮,反而担心的看着亲儿子——Victor的黑脸,哦当然还有头上那个的一抹绿。

至于Victor·Nikiforov本人,根本没关注他们的话题。他自己早已沉溺在爱人和那个碍事的年轻人以师生的身份亲密[?]接触的巨大信息量中久久无法自拔,地位不保[?]正宫地位撼动[?]

“雅科夫我要回趟日本”心急的人扔下遥控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留下十分有眼色的米拉、哭诉失恋的波波维奇和被拉着强行听别人哭诉的震惊了的Yurio,还有晚了三秒才爆发的咆哮:“混蛋!!”的雅科夫教练。

“雅科夫,太不优雅了!”刚睡完美容养颜觉的Liliya女士将目光投向了偷懒的金发青年和被自己的话呛到了的前夫,犀利尖锐的眼神中透露出了无边的嫌弃和可怜。

今天的Liliya女士也十分的有气场呢。米拉这么想的同时,那个刚刚的闹剧的主人公此刻已经跑的没影了,至于他会不会去日本,答案已经肯定了不是么?毕竟谁也无法撼动一个秃了头的老毛子。

--------------日本-------------

“南君,点冰还是小心一点!”在全国大赛上绽放光彩的南健次郎已经被确定为参加日本大奖赛和俄罗斯大奖赛,在这点上对于南君而言都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全国大赛后Yuri整个人的心思都扑在了自己的学生南健次郎上,以至于与在俄罗斯独守空宅的Victor的每日交流都变得十分短暂。自己当然有听出Victor的怨念,但是真的没办法啊。南君是自己的学生,是很重要的存在。不过今天Victor到现在都没有来电,是发生什么了么?

“Yuri君!刚刚的阿塞克三周跳如何?!”

“果然有进步的,但是再低一点儿的话会更节约体力的吧”

“那我再来一次!Yuri君可不能再发呆了呢”

小孩子的直觉真的是令人感到害怕,这都发现了么。Yuri摇了摇脑袋,把杂念从自己的脑中晃走。

“Stop!南君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奖赛之前还是注重休息比较好。

“诶,好可惜的来着”南君嘟着嘴,但是还是乖乖的停下了跳跃的准备动作滑向了自己。

也许是小孩子对渴望的东西必须得到的天性所驱使,南健次郎和自己对胜利的决心和期望几乎是相同的,但面对心灵的态度却是完全相反,自己很清楚自己无法直面内心的压力,总是在期待来自旁人的安慰。而南君向来拥有向上的积极性,即便是在比赛中失误了,也不会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但是下场后还是会在自己怀里哭,所以说还是个小孩子的缘故么。

作为Coach,自己可以给南君很多的经验和对比赛获胜的希望,而作为学生,南健次郎则给了自己更多的鼓舞,一直认为离开赛场就失去了价值的自己,其实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存在着,和Victor并肩,一起继续生活。

所以说,自己从Victor那边收获了经验和希望,Victor从自己身上获得了什么呢?在一旁收拾东西的人黑发青年停下了动作,嘴角的弧度愈发明显。

“LOVE么?”

事实证明,做教练一点都不比做选手轻松。下了电车,黄昏已经到来,棕红的云映衬着被金色勾勒的天空,过不久,夜晚将来临。远处的鸟儿还在盘旋,一圈又一圈。

拖着疲惫的身体,Yuri拐入自家的温泉,这个季节不是旅游的旺季,所以前来泡温泉的人不是太多,簌簌的枫叶落在一旁的苔石间,总让人想起初春时艳红又美丽的樱和泪下令人悲伤而又幸福的吻。深陷水中脑海中挖掘着那个人留下的痕迹。

“是Yuri告诉了我Life和Love”

“我也在想能给Yuri你些什么呢”

“让我成为你的Coach吧”

......

“Victor”意识沉沉,身体在不自觉中以外的放松了下来。欲望与底线不住地打着攻守战,枫叶浮在水面上,唯一的理智敌不过肉体的倦意。

“Yuri真是毫无防备啊”

“唔”窒息的感觉让近乎于在睡梦中的人感到不适,口腔中传来的紧迫感与手上的桎梏带来的僵硬终于让疲惫的人睁开了双眼。月光般的银发散在自己的耳边“Victo...”炽///热的吻再次迎了上来,晶蓝色的眼像无尽的海将自己吞噬。

小别之后的缠//绵更容易擦//枪//走火,深知这个道理的两个人都没有推开彼此的意思,反而恶趣味的男人已将手揽住了喘//息着的爱人,红润的唇随着呼吸一张一合同时慢慢触动着自己的神经,湿了的黑色头发服服帖帖地缠着肌肤,离开了眼镜的掩饰,眼前的人眼中倒映出一片月色与自己深藏在心中的欲//火。

“呐,都是Yuri的错”“才不是,恩!...”唇///与唇相隔不及一尺,调整好姿势,用实际证明人的身//体比语言诚实。反复摩擦那个敏感的地方,却坏心眼的不让身下的人发//泄。

“Yuri居然主动//吻//了别人”

泛红的脸颊/贴上了男人的颈///窝。整个人随着动作不住地颤//动。手抓皱了贴在男人身上的衬衫,泛起的涟/漪拨动着浮在水面上的嫣红。呻/吟伴随着喘/息,旖/旎渲染了空气中的粉色。

“不好好惩罚你的话,Yuri你是不是快要忘记了我是你的fiance了呢?”男人漫不经心的撕///开下一个避//孕////套,晶蓝色的瞳孔愈发的深邃。

-------------------------------------------

“真利,真的不需要再去叫一下Yuri么?”

“不了,妈妈爸爸我们先吃好了”

“真的不需要么?可是晚饭...”

“真的不用了,那两个人都成年了啊”放心,这几天老弟浪成这样,[电视上大胆成那样的弟弟一般只出现在醉酒后]一定会被那个俄罗斯人给喂饱的。根本不需要人来担心他们。



十三月·十月完

评论(7)

热度(38)